梧州玛丽娅妇产医院人流专科梧州玛丽娅妇产医院人流专科梧州玛丽娅妇产医院人流专科梧州玛丽娅妇产医院人流专科

    私自药流 我差一点成为药下亡魂

    日期:2012-6-20 0:46:24    作者:梧州玛丽娅无痛人流中心    作者:本站原创

    今天一大早,我刚要去上班,丈夫喊住了我:“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就在家休息一天吧。”“生日?”我一愣,猛然想到,可不是吗,去年的今日,我曾因失血性休克而呼吸心跳停止足足30分钟。经医院抢救死而复生后,为了记住这个血的教训,我家就把这一天定为我再生之日。说起那场生死之劫,亲戚和朋友们都责怪我太冒失,发现自己怀孕后,不到医院检查就盲目地服用了药物。
      
      我22岁时和恩爱的男友携手走进了幸福的婚姻之门。一年后,我们有了一双可爱的双胞胎儿子。
      
      置身在这样一个幸福的大家庭里,年轻、精力充沛的我心情舒畅,生理机能也特别旺盛。生下孩子六个月后,还没来月经我就突然出现了恶心、呕吐等早孕反应。
      
      “莫不是又怀孕了?”果然,在医院,尿妊娠阳性的化验单证实了我的担心。正在这时,街头的药店开始有了一种口服人流药物。用过这药的同事告诉我,服药方便、有效,花钱不多,就像来一次月经那样简单。
      
      一听有这个方法,丈夫坚决支持我服用药物流产。丈夫说:“钱多钱少咱不心疼,关键是不能叫人受罪。”在同事的劝说和丈夫的鼓励下,我走进了小药店,花了百十元钱买了。
      
      按照上面的说明,午饭后我就吃了两片,晚上临睡之前又吃了1片。早晨6点钟,我便有了隐隐的腹疼,像要拉肚子似的。我忙向厕所跑去。果然,像同事所说的那样,就像来一次月经,除了些许的腹疼、腹胀外,药流可真轻松,一星期后,我就干干净净。这期间,我照吃、照喝、照睡,照样上班,除几个知心朋友外,没有人知道我怀孕。
      
      “嗨!这药流可真神!”我心里想着,为自己轻松地做了一次人流而高兴。
      
      人流过后,我便到医院上环,哪知一检查,医生发现我是双角子宫。这可怎么办?要给孩子喂奶,不能吃避孕药,医生建议我更好让丈夫戴避孕套避孕。
      
      我听同事私下说过,一些丈夫不愿意戴避孕套,说戴上有隔靴搔痒的感觉。可体谅我的丈夫却听从医生的嘱咐,每次都早早地戴上避孕套行事。其实在我看来,戴套不仅丈夫难受,妻子也体会不到那种和丈夫肌肤相亲的感觉。于是,在一天,当丈夫拿出避孕套又要戴时,我用两只脚勾住了丈夫……
      
      又回到那种无遮无拦、云里雾里的感觉,我觉得舒畅极了。一连几周,我都阻拦丈夫戴套。然而,谁会料到,春节过后,我发现自己该来的月经突然没了踪影。想到前段时间的举动,我想肯定是又怀孕了!买回验孕试纸,一查果然是阳性。
      
      丈夫看过药品说明书,劝我还是到医院看了再决定是否药流。我不肯:“上次,不就怪顺利吗?”
      
      同上次一样,我从街头药店买回流产药,迫不及待地服下。这天,是2月15日。
      
      夜间1时,我就开始有了轻微的腹痛。“这次怎么这么快?”我有点纳闷。本想叫醒丈夫,可看到丈夫香甜的睡姿,我又不忍心叫醒他。丈夫白天累了一天,让他睡个安稳觉吧!就这样,我微睁着眼睛,盼着快到天明。
      
      疼痛越来越严重,我开始有了担心。但一想到自己结实健康的身体,又安慰自己,也许第二次药流都这样吧!熬到4点钟,我实在忍受不了那剧烈的腹痛,才叫醒自己的丈夫,丈夫一看灯光下我那惨白的小脸,心中一惊:“怎么成了这样?”便赶快叫醒睡在另一房间的父母,找来车子就往中心医院送。
      
      尽管是夜间,路上没有车辆和行人,但雨雪过后的路非常难行。在一路颠簸中,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小,更后头一歪,没有了声音。“林,你怎么了?林,你快睁开眼睛?”丈夫呼叫着,其凄切而又悲惨的声音响在城市寂静的夜空。5时35分,当他们把我送进医院妇科病房时,我的全身死一样地冰冷。
      
      经过医务人员半小时紧张的抢救,我的心脏才开始跳动,但仍严重休克,昏迷不醒。时间和病情都不允许将我再往手术室送了。医生凭借着她们在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在妇科治疗室临时搭起的手术台上,对我施行剖腹探查手术。
      
      打开腹腔一看,我是宫外孕破裂所引起的大出血。手术医生从我的腹腔里取出了整整4200毫升的凝血块。
      
      直到上午10点30分,昏迷了5个小时的我终于开始苏醒。
      
      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当我醒来并知道这一切后,无法抑制自己悲喜交加的复杂心情。如果我晚来医院一步,如果走错了医院,如果医务人员没有这种起死回生的医术,我25岁的生命不就惨死在那黄色的药丸之中了吗?自己那对刚满2周岁的双胞胎儿子不就要失去母亲只能和父亲相依为命了吗?我躺在病床上越想越可怕,越想越伤心,那几天,无论护士怎样安慰,我的眼泪仍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个不停。
      
      梧州玛丽娅妇产医院妇科医师点评:
      
      近年来,口服流产药,以其使用方便、痛苦小而受到人们的青睐。应该说,这类药物的诞生,是医学进步的结晶,实践也证明这类药物已成为人类生殖与避孕的常规用药。然而,这类药物在使用中有严格的禁忌症,不是所有怀孕者都可以服用的,如果服用不当,轻者导致不全性流产,严重者便会发生大出血、休克,甚至死亡。
      
      因此,女性应谨慎选择药流,更不能私自药流,否则会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相比之下,人流则要安全得多。因人流是在正规医院进行,有专业医师操作,如果术中出现意外可及时抢救,不会将女性推向死亡的边缘。但医师提醒,女性在选择人流术时应选择无痛人流术,且应选择有资质的正规医院进行手术。
      
      梧州玛丽娅妇产医院先进引进的凯尔人流,是国际许可的更高端的人流手术,是近几年来广泛应用于欧美发达国家的标准人流手术方案。WHO官方统计显示目前在北美和英国已经有超过120万例成功临床案例,其手术过程处于更严格的医疗监管体系之下,是目前国际上更严格也是更安全的人流手术方案。
      
      》》延伸阅读:全面解析:凯尔保宫人流技术

    温馨提示: 如果您有其它疑惑,可以与在线医生即时沟通, 为获得医师亲诊,保障诊疗效果,建议您预约就诊。
    在线咨询 在线预约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梧州凯尔人流